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!手機版

首頁歷史 → 大駙馬

大駙馬

張窈窕 著

完本免費

  大駙馬是由網絡作家張窈窕最新創作的一本歷史類小說,該小說的主要人物是安小柔薛紹。薛紹和安小柔的緣分已有多世,但一直陰差陽錯的沒在一起,此生他專門找人來算,最后覺得做安小柔的招婿再續前緣,好好在一起?!∫股焉?,李仙緣家中。
  月奴一身純黑的夜行勁裝,戴上黑紗宮闈帽,仗劍在手,邁出了房間。
  李仙緣正在院子里焦急的來回踱步,嘴里嘀咕,“怎的還不回來?還不回來?”
  月奴冷冷的瞟了李仙緣一眼,大步流云的往門外走。
  “月奴姑娘要去何處?”李仙緣看她裝束奇異,急忙上前攔住。
  “與你無干,閃開?!痹屡穆曇舻统撩C殺,一雙美麗的眸瞳宛如冬日結出的冰晶。
  李仙緣從來就不笨,看到這樣的情形心中早已明白了七八分,慌忙一把拉住月奴的衣袖,“月奴姑娘,使不得、使不得!”

375萬字更新:2020/06/13

在線閱讀

  大駙馬是由網絡作家張窈窕最新創作的一本歷史類小說,該小說的主要人物是安小柔薛紹。薛紹和安小柔的緣分已有多世,但一直陰差陽錯的沒在一起,此生他專門找人來算,最后覺得做安小柔的招婿再續前緣,好好在一起。

免費閱讀

  夜色已深,李仙緣家中。

  月奴一身純黑的夜行勁裝,戴上黑紗宮闈帽,仗劍在手,邁出了房間。

  李仙緣正在院子里焦急的來回踱步,嘴里嘀咕,“怎的還不回來?還不回來?”

  月奴冷冷的瞟了李仙緣一眼,大步流云的往門外走。

  “月奴姑娘要去何處?”李仙緣看她裝束奇異,急忙上前攔住。

  “與你無干,閃開?!痹屡穆曇舻统撩C殺,一雙美麗的眸瞳宛如冬日結出的冰晶。

  李仙緣從來就不笨,看到這樣的情形心中早已明白了七八分,慌忙一把拉住月奴的衣袖,“月奴姑娘,使不得、使不得!”

  月奴猛一揚手,李仙緣一個趔趄倒退幾步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,疼得哎喲一聲。

  月奴抬腳就走,李仙緣真是急了,連滾帶爬的撲上來死死抱住月奴的腳,“月奴姑娘,這可千萬使不得!皇城禁內兵甲林立,五步一哨十步一崗,高手如云防范森嚴!你這樣擅闖進去那是必死無疑!”

  “在我看來,也無非是閑庭信步!”月奴奮力踢腳,李仙緣死死抱著不放,被她拖著倒行了幾步。

  “月奴姑娘稍安勿躁,小生已經卜過卦了,薛公子有驚無除,今晚必然歸來!”李仙緣急切的叫道,“月奴姑娘這樣莽撞的闖進宮里,非但幫不了薛公子,反而會害了他的!”

  “卜卦?”月奴宛如寶石般的美麗眸瞳略微一瞇,奮力一踢腳,“松手!”

  李仙緣被她一腳踢開。月奴雙膝一彎宛如彈簧般朝前跨出一大步,人已在三丈開外。

  李仙緣雙眼斗然瞪大,絕好身手!

  三步兩躥,月奴已經站在了李仙緣家院的墻頭,兩條修長的美腿繃直的站在高處,宛如鐵槍插在墻頭之上。夜風拂過,月奴的宮紗闈帽隨風輕揚。月色之下,她就像是一個從天而降的暗夜魔神,神秘而肅殺。

  好美的身姿??!李仙緣心中嘆了一聲,又急忙驚叫道:“月奴姑娘,千萬不可造次??!”

  月奴冷冷的看著李仙緣,“不管是誰,都不能為難了我家公子!”

  “這……”李仙緣渾身一記寒顫,如果是皇家呢,你也敢拔而相向血濺三尺嗎?

  倩影如魅飄然一閃,月奴消失在墻頭。

  李仙緣瞪大了眼睛躺在地上半晌沒有動彈,渾身冰涼,感覺就像是被人用刀架在了脖子上,快要被人砍頭用刑的感覺。

  一番驚悸之后,李仙緣拿出龜殼銅錢神慌意亂的卜了一卦。

  “大兇、大兇!”李仙緣拍額慘叫起來。

  正叫這一聲時,薛紹提步走到了院內在那兒笑道:“多大的兇?”

  “薛兄你回來了?”李仙緣急忙沖出房門來,左右一看,只有薛紹一個人,頓時就急了。

  “你慌張什么?”薛紹微皺了一下眉頭。

  “大事不好了,薛兄!”李仙緣急道,“月奴姑娘方才帶劍出門,去皇宮尋你了!”

  薛紹略微一驚,“什么時候的事情?”

  “大約半炷香之前!”李仙緣急道,“小生方才卜了一卦,大兇之兆??!月奴姑娘此去多半有去無回,還有可能連累你我!”

  薛紹并未驚惶失措,微然一笑道:“你最好是另卜一卦?!?/p>

  “……???”李仙緣惶然一愣,出了這么大的事情,他怎么半點驚慌都沒有?

  薛紹不急不忙的走進屋里,看到桌上擺著那些龜殼銅錢,拿到手上隨意的把玩了一下,笑道,“李兄,你這半調子神棍,準也不準?”

  “這個……呵,呵呵!”李仙緣有點尷尬的笑了起來,“說實話,有時準,有時不準。但若有了血引,再待小生焚香沐浴禱求祖師之后,必然會準!”

  “血引?”

  李仙緣正了正臉色,“師門絕技,需得求卦之人的鮮血?!?/p>

  薛紹笑了笑,“你方才為月奴卜的卦,可見沒有她的血引。因此,必然不準?!?/p>

  “唔……倒是,有可能!”李仙緣嘿嘿的干笑,表情比較尷尬。

  “叭”的一聲,薛紹一掌拍到桌上,一枚茶蓋頓作齏粉,他的手掌也被劃破了兩道小口,鮮血流出。

  “薛兄,你這是!……”李仙緣驚駭不已,堂堂的藍田公子幾時變得如此粗悍了?以往若是被繡花針扎了一下,也是要疼得呲牙咧齒的!

  “閑來無事,不如就請李兄給我卜一卦好了?!毖B若無其事的攤出手,鮮血長流。

  都這個節骨眼上了,他非但半點不操心月奴,還有心思找我問卦?!……李仙緣狠是怔了一怔,忙道,“待小生取了血引,再行沐浴更衣,焚香上禱!”

  稍后。

  薛紹端著一杯茶悠然慢飲,眉宇微沉。心里雖是有一點擔憂,可是表情很是平靜。

  月奴的膽子,比想像的大?;蕦m禁苑那種地方,不是等閑之地。但是通過這么多天的相處下來薛紹發現,月奴雖然年方十八,但卻識大體、知輕重,有著超乎她的年齡與性別的沉穩與睿智。

  前世在軍旅與地下世界里混了那么久,歷經萬千閱人無數,薛紹相信自己有這份識人的眼力。他理由相信,月奴一定能安然無恙的回來!

  李仙緣煞有介事的沐浴更衣、焚香上禱的折騰了一陣,鄭重其事的搬出一個古舊發亮的矮幾,鋪上一層寫滿符文的黃絹,用一鼎紫銅爐燃起一甕檀香,雙手平鋪于幾案之上,認真問道:“小生這就給薛兄卜上一卦,問個吉兇!”

  “誰說我要問吉兇了?”薛紹淡淡的道,“我問姻緣?!?/p>

  李仙緣的表情一僵,“姻……緣?”

  “怎么,有問題嗎?”

  李仙緣的表情就像是吃進了一個臭蟲那樣的尷尬又難看,撓了撓頭,“沒問題,但請稍候!”

  說罷,他又跑去重新沐浴更衣、焚香上禱了。

  薛紹啞然失笑,半調子神棍,真能裝腔作勢!

  李仙緣再度坐到神案前時,月奴剛好一只腳踏進了房內。

版權說明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最新評論

更多評論

為您推薦

歷史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北京28是是正规彩票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