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!手機版

首頁言情 → 妃常霸道

妃常霸道

辣椒女王 著

連載中免費

  慕容攬月夜寒一全文免費閱讀哪里有?慕容攬月夜寒一小說名叫什么?此書名叫《妃常霸道》,又名《重生之鳳妃天下》、《妃常霸道之王妃歸來》。二姨娘和三姨娘則詫異的看著這一幕,這大小姐平日里可是最疼清芷了,今日怎么……慕容丞相也將疑惑的目光落在攬月身上,隱隱覺得她這個女兒哪里有些不對勁!
  晚上寒王回來時,看著攬月的表情依然是那副深痛惡絕,攬月想起自己滿屋子的殘廢,本不想搭理他,可她如今有一事要求他,只得一邊自己下棋,一邊琢磨著怎么開口。
  那婆子看見寒王進來,忙退了出去。
  “你還沒有告訴本王,本王的軟甲呢?”夜寒一瞇著眼找事!
  這個女人嚇得他現在連自己的房間都不敢進,他豈能這么放過她?
  攬月手中的白子落地,語氣溫和道,“王爺的軟甲如今在肅王手中,而且這兩日,容王會派人前去刺殺肅王,王爺有時間跟臣妾在這里生氣,不如派人盯緊了容王府的人,或許會有收獲!”
  寒王的臉色倏然一變,他一把捏住攬月的下巴道,“你果然將皇上要封肅王為太子的事情告訴了容王?”

50萬字更新:2020/07/09

在線閱讀

  慕容攬月夜寒一全文免費閱讀哪里有?慕容攬月夜寒一小說名叫什么?此書名叫《妃常霸道》,又名《重生之鳳妃天下》、《妃常霸道之王妃歸來》。二姨娘和三姨娘則詫異的看著這一幕,這大小姐平日里可是最疼清芷了,今日怎么……慕容丞相也將疑惑的目光落在攬月身上,隱隱覺得她這個女兒哪里有些不對勁!

免費閱讀

  晚上寒王回來時,看著攬月的表情依然是那副深痛惡絕,攬月想起自己滿屋子的殘廢,本不想搭理他,可她如今有一事要求他,只得一邊自己下棋,一邊琢磨著怎么開口。

  那婆子看見寒王進來,忙退了出去。

  “你還沒有告訴本王,本王的軟甲呢?”夜寒一瞇著眼找事!

  這個女人嚇得他現在連自己的房間都不敢進,他豈能這么放過她?

  攬月手中的白子落地,語氣溫和道,“王爺的軟甲如今在肅王手中,而且這兩日,容王會派人前去刺殺肅王,王爺有時間跟臣妾在這里生氣,不如派人盯緊了容王府的人,或許會有收獲!”

  寒王的臉色倏然一變,他一把捏住攬月的下巴道,“你果然將皇上要封肅王為太子的事情告訴了容王?”

  那日,他早就感覺到攬月在外面,所以才說了這個消息告訴她,沒想到她果真傳給了容王!

  攬月的下巴被夜寒一捏的生疼,她的臉上滿是嘲諷道,“臣妾知道臣妾說什么王爺都不肯信,不過消息臣妾已經告訴王爺了,到時候出了事情,王爺可不要怪臣妾!”

  夜寒一冷笑,“你以為你這樣說本王就會信你,你三番五次和他傳遞消息,你當本王是傻的嗎?”

  “是王爺不肯信臣妾,臣妾早就說過,臣妾做這一切只是為了讓他死!”

  寒王被她氣的想笑,他何嘗不想信她,若她做這一切真的只是想讓容王死,那偷走他的布防圖呢?也是為了讓容王死嗎?

  “來人,把王妃的東西搬到梧梧桐苑去,沒有本王的吩咐,不許她踏出梧桐苑半步!”

  幾個下人一聽,忙道,“是!”

  攬月臉色蒼白的看著夜寒一,聲音仿佛從喉嚨里擠出來,“無論臣妾怎么做,王爺都不肯信臣妾是不是?”

  寒王挑起眉角,臉上帶著冰冷寒意,“信你?王妃是忘了自己曾經做過些什么嗎?”

  攬月的腦子‘嗡’的一聲,一雙眼睛絕望的看著夜寒一,她原本想這一世和他好好在一起,看來,這只是她一廂情愿,他是無論如何,都不肯信她半分的!

  梧桐苑在王府最偏僻的角落里,那里遍地荒草,有風從破舊的窗戶穿過,發出‘嗚嗚’的,怪異的聲音。

  蟬衣瞧著屋里里的破桌子破椅子,有些心疼道,“小姐,這大冷天的,這里連個爐火都沒有,小姐如何在這里住的?”

  攬月笑的悲涼,比起這屋子,更讓她難過的是夜寒一的態度,看來這一世,他是無論如何都不肯信她了。

  那邊,蟬衣已經一瘸一拐的去收拾,攬月也打了一盆水,將床上擦干凈了,這才將被褥小心的放上去。

  兩人將屋子里大致的收拾了一下,和衣躺下,第二天接著收拾。

  這梧桐苑因為院子里長了一棵梧桐而被叫做梧桐苑,不過因為這院子的格局和地勢都不好,所以自從這王府建起,就無人在此居住,時間久了,那些下人也就不來這里收拾了,以至于到了現在,已經荒廢成這般模樣。

  攬月將院子里的荒草拔了,又將那些干樹枝拾起來燒火,自己則搬了一把椅子,在院子里曬太陽。

  倒了快傍晚的時候,才有家丁前來送飯,幾個又干又硬的饅頭,還有兩盤已經涼透的,顯然是別人吃剩的素菜。

  蟬衣氣的當時就要摔掉盤子,去找那些人,倒是攬月笑了笑,燒了些水,又將那兩個饅頭烤了吃。

  肅王遇見刺客險些喪命的消息是晚上傳來的,那時夜寒一正在房間里喝酒,他聽見那人形容肅王遇刺時的危險狀況,一只手死死的握著桌子上的酒盞。

  他也曾想過,這個女人或許是真的因為喜歡他,才嫁給她。

  可事實證明,是他想太多了,他隨便的一句話,這個女人都著急的傳給容王,他即使再自欺欺人,遇到這樣的事情也無法自圓其說。

  “柒風,你說本王到底哪里不如容王?”陰鷙的聲音響起。

版權說明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最新評論

更多評論

為您推薦

言情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北京28是是正规彩票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