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!手機版

首頁言情 → 惟有墓色共枕眠

惟有墓色共枕眠

淡漠 著

連載中免費

  惟有墓色共枕眠是由網絡作家淡漠最新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小說,小說的男女主角是白柯唐鏗??粗卓码x開的方向,唐鏗愣愣出神。白柯沒想到她走出電梯的時候,竟然會遇到趙子妗。而這家酒店的幕后老板本來就是趙氏,前臺看到唐鏗來了,就匆匆忙忙給趙子妗打了電話。
  “唐先生?!卑卓禄仡^看向身旁的男人,嘴角露出笑意,“下雨了,這里不好打車,您方便送我一程么?”
  唐鏗回過頭來,一雙深邃的眼睛像是能洞察人心,盯了她許久,開口道:“當然?!?br />   跟著他離開,白柯緩步跟在他的后面,看到他的步伐有些緩慢,右腿有些不利索的樣子,不禁眉頭緊蹙,努力抑制住自己想要上前攙扶的沖動。
  “你的腿?”
  唐鏗聽后一愣,隨即不在意的笑了笑,“三年前落下的老毛病了,一到陰雨天就疼得受不了。對了,到現在我還不知道您怎么稱呼?”

1.3萬字更新:2020/07/09

在線閱讀

  惟有墓色共枕眠是由網絡作家淡漠最新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小說,小說的男女主角是白柯唐鏗??粗卓码x開的方向,唐鏗愣愣出神。白柯沒想到她走出電梯的時候,竟然會遇到趙子妗。而這家酒店的幕后老板本來就是趙氏,前臺看到唐鏗來了,就匆匆忙忙給趙子妗打了電話。

免費閱讀

  “愛妻李然之墓?!?/p>

  白柯看見這幾個大字的時候,嘴角露出了一抹嘲諷,黑白照片上的女子還穿著一身校服,笑容陽光而又燦爛,與現在的天氣形成了鮮明對比。

  緩緩的蹲下身去,毛毛細雨打在她的身上,她摘下臉上的墨鏡露出一張精致的臉,隱約間跟照片上的女子眉眼之間有幾分相似,但卻又是截然不同的美麗。

  照片上的女子還未脫稚嫩,而白柯卻美的妖嬈,舉手投足間都盡顯女人的風情。

  “李然,我終于回來了?!敝讣庥|到冰涼的墓碑,直冷進她的心間。

  “這次,”白柯的聲音低喃,嘴角帶著笑意,像是情人間的話語,“我會讓他付出代價!”

  可是聲音的冷意比周圍的溫度還低了幾分。

  “你是誰?”

  身后傳來的男人聲音低沉,一瞬間讓白柯僵住了身子,這個聲音,她再熟悉不過了。

  看著旁邊突然多出來的百合,白柯眼底情緒洶涌而過,像是盛著滔天的怒火,卻在轉身的一瞬間消失殆盡。

  只見身后的男人比之前更加成熟,一身暗紅色的西裝更添一抹邪肆,刀削般的臉上滿是情深,明明三十幾歲的年紀,卻像是歷盡了滄桑。

  “我是李然的朋友,請問您是?”白柯重新戴回墨鏡,恢復一身孤高之氣,可是卻沒有人看見她戴眼鏡的手在微微發抖。

  她知道,就是這個和藹情深的男人欺騙了李然的一輩子,給了她所有的寵溺和甜蜜,到頭來卻親手殺了李然!

  “我叫唐鏗,你來祭拜的女人是我的妻子?!彼牭缴砼缘哪腥苏f道,聲音溫柔,像是對待自己的珍寶般,“一直都是我心中的妻!”

  “妻子?”白柯冷笑,當她還是李然的時候,卻從來不曾聽到這個男人說過這樣一句話。

  “我不記得她曾經結過婚?!?/p>

  “……”男人沉默,視線卻一直盯著照片上的女人,開口道,“我是在她去世后給我們舉行的婚禮?!?/p>

  白柯渾身僵硬,禁不住后退了一步,她想要大聲的質問,為什么他以前不這樣跟她說?為什么等她死了,他才說她是他的妻?

  當年,他究竟是為了什么,無視她的苦苦哀求,一定要置她于死地?

  不過已經無所謂了,她的心在三年前已經跟她的過去一起死了。白柯垂在身體兩側的拳緊握,這一次,她死里逃生,整容回來就是為了復仇的。

  可是,為什么如今又要讓她聽到這些?!

  “你的眼睛,跟然然的很像!”唐鏗看著面前表情莫名的女人,突然再次開口。

  白柯慌忙低下頭,雖然有墨鏡擋著,可是卻莫名的感覺心虛。

  他是認出她來了么?

  “我們是最好的朋友!”她強裝鎮定的說道。

  “你是然然的朋友?”唐鏗皺起了眉頭。

  白柯這才想起來,當她還是李然的時候,她身邊的一切人際關系對唐鏗都是透明的,于是趕緊開口解釋道:“我們是同學,后來我去了法國?;貒怕犝f她去世的消息,我很惋惜,她是一個好人?!?/p>

  “……嗯,我的然然是個好人?!碧歧H的聲音縹緲,最后的話語中卻含著低低的笑聲,“可是,她卻遇見了我這個壞人?!?/p>

  白柯感覺自己突然心跳加速,指甲摳進掌心,咬緊自己的舌尖不敢說話,生怕會泄露自己現在的情緒。

  唐鏗抬頭看了眼灰蒙蒙的天空,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墓碑上,像是自言自語道:“我的然然最討厭下雨天了?!?/p>

  看著眼前虛偽的男人,白柯甚至想一把拽下那件外套扔在泥地里,可是,她不能。

  她還有計劃沒有完成。

  “唐先生?!卑卓禄仡^看向身旁的男人,嘴角露出笑意,“下雨了,這里不好打車,您方便送我一程么?”

  唐鏗回過頭來,一雙深邃的眼睛像是能洞察人心,盯了她許久,開口道:“當然?!?/p>

  跟著他離開,白柯緩步跟在他的后面,看到他的步伐有些緩慢,右腿有些不利索的樣子,不禁眉頭緊蹙,努力抑制住自己想要上前攙扶的沖動。

  “你的腿?”

  唐鏗聽后一愣,隨即不在意的笑了笑,“三年前落下的老毛病了,一到陰雨天就疼得受不了。對了,到現在我還不知道您怎么稱呼?”

版權說明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最新評論

更多評論

為您推薦

言情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北京28是是正规彩票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