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!手機版

首頁言情 → 我被迫嫁給父親的仇敵攝政王

我被迫嫁給父親的仇敵攝政王

都關月 著

完本免費

  裴子瑜鐘迢安全文免費閱讀哪里有?裴子瑜鐘迢安結局是什么?該小說名叫《我被迫嫁給父親的仇敵攝政王》。風在耳邊呼嘯,我只能看清天上的那輪月亮緊緊的跟著我們。我伸手抱緊他,他的懷抱很溫暖,讓我想起了以前。他說,他要娶我,要我等他回來。
  鳳冠戴在頭上,壓的我喘不過氣。
  鮮紅的蓋頭下,是胭脂水粉都掩蓋不了的蒼白的面容。
  我很怕。那個男人,是我父親的仇敵。
  他無數次對旁人說,愛我,對徐小姐一見傾心。
  這皇城里沒人不知道攝政王喜歡他死對頭徐家的大小姐。
  可是這句話,他唯獨沒有對我說過。
  那天,下著雨。
  血液混著雨水流過我的身邊。

5萬字更新:2020/07/18

在線閱讀

  裴子瑜鐘迢安全文免費閱讀哪里有?裴子瑜鐘迢安結局是什么?該小說名叫《我被迫嫁給父親的仇敵攝政王》。風在耳邊呼嘯,我只能看清天上的那輪月亮緊緊的跟著我們。我伸手抱緊他,他的懷抱很溫暖,讓我想起了以前。他說,他要娶我,要我等他回來。

免費閱讀

  鳳冠戴在頭上,壓的我喘不過氣。

  鮮紅的蓋頭下,是胭脂水粉都掩蓋不了的蒼白的面容。

  我很怕。

  那個男人,是我父親的仇敵。

  他無數次對旁人說,愛我,對徐小姐一見傾心。

  這皇城里沒人不知道攝政王喜歡他死對頭徐家的大小姐。

  可是這句話,他唯獨沒有對我說過。

  那天,下著雨。

  血液混著雨水流過我的身邊。

  雷聲,刀劍聲,慘叫聲。

  我茫然的癱倒在院子中央,雪白的衣裙浸濕,又染上了緋紅的顏色。

  腳步聲漸近,眼前出現了一雙精致的靴子。

  我茫然的低著頭,他似乎有些不耐,彎下腰捏住了我的下巴,強行讓我抬起頭。

  是他,我父親的仇敵,攝政王。

  我下意識的瑟縮了一下。男人的眉頭微皺,然后突然扯開嘴角笑了起來。

  “徐小姐,本王,對你可是一見傾心呢?!?/p>

  花轎突然歪了一下。

  我從回憶了回過神來,只不過臉色更蒼白了幾分。

  父親,母親,哥哥,弟弟……那個夜晚,徐府上下,除了我,再無活口。

  我攥緊了拳頭,指甲戳破了皮膚也不自知。

  我怕,但是更恨。

  這個男人,留我一命,究竟要做什么?

  他說他愛我。

  你信嗎?

  我抿住嘴唇,手心刺痛,我低下頭,看著正在滲血的手掌。

  然后狠狠地擦在了嫁衣上。

  燭光搖曳。

  我安靜的坐在床上,周圍寂靜的很,我只能聽見自己的呼吸聲。

  腳步聲越來越近,門被推開了。

  男人走近,在我沒反應過來的時候,扯下我的蓋頭,牽住我的手就要走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我愣住了。

  來的這個人,本該是我的丈夫。

  許爍光,鎮國大將軍。

  他皺著眉頭,猶豫半刻,說了句“失禮了”便把我虜進懷里,開窗跳了出去。

  風在耳邊呼嘯,我只能看清天上的那輪月亮緊緊的跟著我們。

  我伸手抱緊他,他的懷抱很溫暖,讓我想起了以前。

  他說,他要娶我,要我等他回來。

  我等了好久,等到攝政王握住實權,等到他殺了父親的師傅,等到父親與他勢不兩立成為仇敵,等到被他安了莫須有的罪名,滿門抄斬。

  有涼涼的液體從臉邊滑落,我只能看見天空上有一團白白的光。

  他不該回來。

  全城戒嚴。

  我和許爍光躲在某處破廟。

  他眉頭深鎖,緊緊握著我的手。

  我不動聲色的輕輕抽出,向后退了幾步。

  許爍光有些愕然。

  “多……多謝許將軍相救?!?/p>

  他走近了幾步,張了張嘴,卻是什么也沒說。

  “我……送你離開這里?!?/p>

  城郊深山,他帶著我沿著一條偏僻小路進了山。

  我跟在他身后,步履沉重。

  那一夜的夜色很美,我記得父親折下了一支蘭花,輕輕別在了母親發上。

  走神之際,冷不丁的撞上了男人的背。

  “怎么……”

  我抬頭看去,最后一個字突然哽在了咽喉。

  是攝政王。

  白衣黑馬,逆著光。

  陽光灑在他身上,描繪出精致的輪廓。

  我卻覺得如墜冰窟,渾身冰涼。

  許爍光押入大牢。

  我被戴上腳鐐,關在了攝政王府的地牢。

  潮濕,陰暗,沒有希望。

  鼻尖縈繞著淡淡的血味,還有屬于陰暗處特有的陳舊味。我面朝墻壁,眼神暗淡。

  有人走進來,站在了我背后。

  “許爍光,擇日行刑?!?/p>

  我不可思議的轉過頭,對上了一雙深邃且冰冷的眼睛。

  “為什么!他可是鎮國大將軍!你憑什么……”

  “憑我,是攝政王?!?/p>

  他突然附身捏住了我的下巴,嘴角勾起了一抹危險的笑,我不由得想起那天,他也是一樣的笑容。

  “徐小姐,本王,對你可是一見傾心呢?!?/p>

  我打了個冷顫,掙扎著向后退去。

  他松開手,又恢復了那副晦暗不明的神色。

  伸出手,隨從遞上刀,他接過來慢慢靠近了我。

  我拼命后退,直到后背頂上冰冷的墻壁,退無可退。

  噗嗤---刀戳進了我的心臟。

版權說明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最新評論

更多評論

為您推薦

言情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北京28是是正规彩票吗